·設為主頁 ·加入收藏 ·聯系我們
首 頁   政協新聞   議政建言   提案工作   社情民意   理論研究  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文史資料
 
“狂風”吹不倒建設漢
日期:2019-11-01 17:48:23
      徐佑新 

      如今,登上東寶山頂,眺望荊門石化,十里油城在我的眼里,一切顯得那么迷人、那么滋潤、那么靜謐。因為,這里留下了我們的創業足跡。

      我是1970年2月從部隊轉業到五七油田煉油廠的,成為一名頭頂藍天,腳踏荒山煉廠建設者。那年我和戰友們坐著解放牌大卡車,從湖北谷城出發,一路風塵仆仆,直奔荊門,當卡車開到荊門鐵路橋頭停下時,帶隊的指著東山寶塔說:同志們,荊門到了,我們就在這里下車吧。大家背上背包,走了好一陣子,才到達一片低矮蘆席棚宿營地,過上了三個石頭架口鍋,四根木樁支張床的野營生活。沒過幾天,全團在一片比較平坦的山崗上開大會。團政委程善美操著一口山西話,用那種說幾句話就假笑一次的演講技巧作會戰動員。他說:“同志們,我們到這里來是搞三線建設的,三線建設搞不好,毛主席他老人家就睡不好覺。我們的任務是在這幾條山溝里建設一個大型的戰備煉油廠,一旦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,內地就不缺油了。”哇!當石油工人建設戰備煉油廠,這是多么神圣的職責啊,我們就要當煉油工人啦!懷著這種美好的愿望,投入到了天當房、地當床,開荒破土建煉廠的緊張會戰。

      在我們的記憶里,會戰中首戰天災數風災。老鄉對我們講,荊門有大風,是由于氣流通過荊門的狹長山溝,被擠壓成強風力的。這里流傳著一種說法,“關門起,開門息,半夜起風一星期”。老鄉解釋說,荊門刮風有規律。要是傍晚起風,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停息;如果半夜起風,那就要刮上一個星期。大風對我們的生活帶來諸多影響。當年,三線建設的指導思想是先生產后生活,所以戰區沒有建成一棟樓房,全是低矮的席棚子。在這種空曠無阻的環境里,我們總結為:只要起風就掀浪,大風越刮越瘋狂。

      我們上山施工必須經過的一個山埡子,當地人稱“黑風口”,這里常常是天昏地暗,黑風旋轉。帽子上天沙塵舞,行路艱難被山阻。

      大家還有一種與風相關的記憶,那就是火災。由于建造席棚的材料都是楠竹、蘆葦和油氈等易燃品,這就為火災架上了干柴。有一次,有棟席棚房的電路起火,幾分鐘之間就濃煙滾滾大火沖天。此時正碰到刮起大風,火借風勢,風助火威,大火如同巨浪一樣向周圍的席棚推進,發出噼里啪啦的竹子爆炸聲。不到十幾分鐘,幾棟席棚房就葬身在一片火海之中。消防車的動作從來就沒有趕上過火災的速度。有一次,消防隊對面山頭上的渣油池著火時,也趕上刮大風,結果半邊山的樹木全被燒光了。

      大風引起火災是常有的事。大風卷走房頂,造成會戰人員難以安身更是家常便飯。特別是1970年初搭建的席棚房,經過一年多的日曬雨淋后,就開始腐朽。到了1971年的冬春之交,全戰區的席棚房出現了大面積掀頂的現象。大風一起,每一棵小樹,每一根電線桿都能發出尖叫聲,整個戰區的夜晚“熱鬧”起來,到處都有手電光在閃動,到處都在叫“快把石頭遞上來”“快壓住房頂”之類的聲音。后來,我們從寶塔山往下一看,全戰區所有的席棚房頂上,都壓上了密密麻麻的防風石和防風磚頭,有的甚至把鋼管也壓了上去。有天傍晚,我們排有兩棟席棚的部分席片被大風卷跑,席片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在天空飄蕩。望著那飄蕩遠去的席片,有的同志沮喪地說:“這哪是人待的地方,簡直就是西伯利亞。”也就在那天晚上,有個單位的一名材料員,為了保護庫內的儀表設備不受損失,一人爬上房頂,一屁股坐下去,死死壓住房頂上將被刮飛的蘆席,在刺骨寒風中整整堅守了一夜,這才保住了房子。后來,指揮部的姬指揮長,在干部大會上表揚了他。1972年冬的一個晚上,又刮起了七級以上大風,大家人心惶惶不敢入睡,結果黑風口東南面一段30多米的圍墻被刮倒。盡管環境如此惡劣,第二天全戰區的職工還是排著整齊的隊伍,穿著秦始皇兵馬俑式的棉衣,扛著各種工具又向工地出發了。就是用這種精神,我們僅用3年時間,就高速度地建成了一座初具規模的戰備煉油廠。

      作者系荊門石化黨委宣傳部原副部長。
 

主辦單位:政協荊門市委員會辦公室 鄂ICP備 09002179號 聯系電話:0724-2306000
地 址:荊門市雙喜大道9號政務中心主樓西邊6樓 郵 編:448000
行車路線:政協荊門市委員會辦公室地處富饒的江漢平原,13、21、58、69路公共汽車經過(政務中心主樓西邊6樓)
山东11选5证